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珠峰雪豹—秉持本真,超越自我!

是真英雄自洒脱,是真名士自风流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《骆驼祥子》名著导读  

2009-10-30 16:48:50|  分类: 名著导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《骆驼祥子》名著导读

一、作者简介:

老舍,现代作家,原名舒庆春,字舍予,满族正红旗人,北京人。老舍是他的笔名。他一生创作小说、诗歌、戏剧、曲艺等作品。代表作有小说《骆驼祥子》《四世同堂》和话剧《茶馆》《龙须沟》

二、本书创作背景:

这部小说以二十年代末期的北京市民生活为背景,以人力车夫祥子的坎坷悲惨生活遭遇为主要情节,深刻揭露了旧中国的黑暗,控诉了统治阶级对劳动人民的剥削,表达了作者对劳动人民的深切同情。

三、内容简介:

《骆驼祥子》讲述的是旧中国北平城里一个人力车夫祥子的悲剧故事。

祥子老家在乡间,十八岁时,父母去世,他便跑到北平来赚钱谋生。带着乡间小伙子的健壮、木讷、勤快与诚实,卖力气换饭吃的事做过不少,最后他认定,拉车是件最好挣钱的活儿。当他拉着租来的新车,就下定决心,一定要攒钱买一辆自己的车。

祥子省吃俭用,不吸烟,不喝酒,不赌钱,终于在三年中间凑足一百块血汗钱,买了一辆新车。祥子感到生活充满了希望,拉车也拉得越来越起劲儿。但好景不长,北平城外军阀混战,大兵到处抓人抓车。有一天,祥子为了多挣两块钱,抱着侥幸心理拉客出城。不料走到半路,连人带车被十来个兵捉去。他在兵营里只好每天给大兵们扛行李,挑水烧水喂牲口。他心疼那辆自己用血汗挣来的车。后来大兵们吃了败仗,祥子乘黑从兵营里偷跑回来,还顺手拉了三匹大兵撤退时落下的骆驼,把它们卖了三十五块钱,从此他就有了骆驼祥子的外号。

祥子没有家,他就住在刘四爷老板的车厂里。刘四爷开的车厂有六十多辆车,女儿虎妞协助他管理。虎妞是个三十七八岁的老姑娘,长得虎头虎脑,像个男人一样。刘四爷管外,虎妞管内,父女俩把人和车厂治理得铁桶一般。祥子对车有一种特殊的喜好,平时也不愿闲着,擦车、打气、晒雨布、抹油……干得高高兴兴。因此有时祥子虽然不拉刘四爷的车,刘四爷仍允许他一直住在厂里。一天晚上,虎妞诱使他喝酒,然后和祥子睡了一夜。祥子清醒后十分憋闷,并开始竭力躲避她,恰逢老主顾曹先生要他拉包月,祥子便欢天喜地地搬到曹宅住。

不料,虎妞在裤腰里塞了个枕头,挺着肚子说是已怀了祥子的孩子,威胁祥子和她结婚。祥子只好听从她的摆布。

先生的社会主义言论引起侦探特务的注意,他只得远走避难。他让祥子回家送信,结果,祥子被孙侦探敲诈去了他的全部积蓄,买车的计划又一次破产了。祥子没有别的路,只好又回到车厂。刘四不能容忍自己的女儿和臭拉车的勾搭,迫使女儿作出抉择。虎妞坚持选择祥子,刘四就立即与虎妞闹翻,并把祥子撵出门去。虎妞要祥子向刘四告软服输,他不肯。于是虎妞索性自己租房子、雇花轿,嫁给了祥子。她用私房钱以低价给祥子买了邻居二强子的车。

不久虎妞真的怀孕了。样子拼命拉车干活赚钱,劳累病倒,把虎妞的积蓄也用光了。二强子的女儿小福子也帮忙做点家务。虎妞由于难产死去了,为了置办虎妞丧事,祥子卖掉了车。小福子对祥子有情有意,祥子也很喜欢她,可负不起养她两个弟弟和一个醉爸爸的责任。他对小福子说:“等我混好了,一定娶你。”他又找了一个车厂,拉车去了。曹先生避难回来,要祥子再来拉包月,还答应他把小福子接来同住。但小福子却已经被卖进妓院,后来自尽了。祥子在街上失魂落魄,终于完全堕落。他吃、喝、嫖、赌,还染上淋病,而且变得又懒惰又滑头,还做出卖朋友的事。他没有回到曹先生家,最后靠给做红白喜事的人打杂来维持生计,祥子走到了自己的末日。

部小说的现实主义深刻性在于,它不仅描写了严酷的生活环境对祥子的物质剥夺,而且还刻画了祥子在生活理想被毁坏后的精神堕落。他没了心,他的心被人家摘去了。一个勤劳善良的农村青年,就这样被毁坏成为一个行尸走肉般的无业游民。

《骆驼祥子》真实地描绘了一个北平人力车夫的悲惨命运。故事以祥子的遭遇带来的心理上、生活上的变化为主线。

主要情节和过程:

1.         一流车夫:

祥子十八岁来到北平,干上了拉洋车的行当。因为祥子身材高大,勤快,自我要求高并

且洁身自好,所以成了当时一流的车夫。他立志要买一辆自己的车,从此当上自由的劳动者。

2.         祥子买车:

祥子由于急于买车,便经常和同行抢生意,招来其他车夫的不满。经过三年努力,祥子

终于买上了自己的新车。

3.         丢车与骆驼:

半年过去了,军阀乱兵抢走了祥子的车并让他做苦力。不过,后来祥子终于逃了出来,

并且偷来了三匹骆驼,祥子用它们换了三十五块钱回到了北平。由于祥子在梦话中些许透露了自己的经历,从此人们开始叫他“骆驼祥子”。

4.         祥子与虎妞:

祥子回到了人和车行,刘四爷和虎妞都十分喜欢祥子。有一天,因为祥子被包月的雇主

压迫,在心中充满怨气的情况下误中了虎妞的圈套,与她发生了关系。后为躲避虎妞去了曹先生家做包月车夫。

5.         祥子结婚:

先生因为被人陷害,被迫离开北平。也是因为这件事,祥子被侦探勒索,积蓄一空,又回到了人和车行。在刘四爷的寿礼上,虎妞因为祥子与刘四爷闹翻,后自作主张与祥子成亲。

6.         虎妞去世:

虎妞为祥子买了一辆二手车,可是祥子想做一流车夫的信心已被不愉快的婚姻生活所磨

灭;且因婚后虎妞在房事上需索过度,致使祥子体力大不如前,而变为二流车夫。又一年过去了,虎妞因为难产与未出世的孩子一起过世了。祥子为了帮虎妞办丧事,无奈又卖了洋车。邻女小福子事后向祥子示好,可是祥子因为负担不起她一家,又回到了车行拉车。

7.         偶遇刘四爷:

自从虎妞去世后,祥子对拥有一辆自己的车已经失去信心。他在夏先生家做包月车夫的

时候,与夏姨太太发生了关系,并得了性病。从此祥子变了,染上了抢生意、抽烟、喝酒和赌博的毛病,干活也不像以前一样拼命了。虽然希望还时不时地在祥子的脑里迸出些小火花,他却再没勇气站起来了。某天祥子拉车时偶遇刘四爷,在怒斥刘四爷后却突然决定振作起来。祥子找到了曹先生,打算听从其建议重新过上有希望的日子。但是在祥子得知小福子被卖到白房子做低等妓女,因不堪折磨而上吊自杀的消息后,心里对未来所抱的一点希望也破灭了。

8.         彻底堕落:

祥子又过起了得过且过的日子,到处借钱、骗钱。由于身体懒了,也就不再拉车,只好

从事些零活儿。后来祥子为了六十块钱出卖了阮明的命。他丧失了对于生活的任何企求和信心,从上进好强而沦为自甘堕落:原来那个正直善良的祥子,被生活的磨盘辗得粉碎。最后人们干脆只称呼他为骆驼,从前的祥子已经消失了。

祥子的“三起三落”。

一起:来到北平当人力车夫,苦干三年,凑足一百块钱,买了辆新车。
一落:有一次连人带车被宪兵抓去当壮丁。理想第一次破灭。
二起:卖骆驼,拼命拉车,省吃俭用攒钱准备买新车。
二落:干包月时,在一次搜捕中,祥子辛苦攒的钱也被抢去,第二次希望破灭。
三起:虎妞以低价给祥子买了邻居二强子的车,祥子又有车了。
三落:为了置办虎妞的丧事,祥子又卖掉了车。

四、小说人物解读:

主要人物:
  祥子:十八岁,身材高大,年轻力壮的洋车夫。为全书灵魂人物。
  虎妞:车厂老板刘四爷的女儿,三十七八岁,相貌丑陋,心术不正。用计成为祥子之妻。
  小福子:二十岁左右,颇具姿色。父酗酒,逼其为妓抚养两位幼弟。与祥子情投意合。
 
次要人物:
  刘四爷:六十九岁。人和车行的老板,为人苛刻。祥子的雇主。
  曹先生:大学教师,祥子的雇主,社会主义者,是祥子眼中的“圣人”。
  阮明:曹先生的学生,社会主义激进青年,后变节当了政府的大官。

(一祥子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祥子是小说的主人公,是生活在上世纪30年代旧中国社会底层的一个人力车夫。在他身上具有劳动人民的许多优良品质。他善良纯朴,热爱劳动,对生活具有骆驼一般的积极和坚韧的精神。18岁到北平闯荡,最大的人生理想是拥有自己的人力车。但在那个暗无天日的旧社会里,祥子的理想最终惨遭破灭,原本憨厚朴实的祥子也成为了一个懒隋狡猾、极端自私的人。

没有春天的人生

     如果说人生就像是一次四季的轮回,祥子的人生是残缺的。他有的只是秋冬的凋敝与凄凉,而没有春天的绚烂与勃发。

     祥子这一辈子,该吃的苦,不该吃的苦全都尝了个遍。人们都说苦尽甘来,可祥子只有吃苦的命。从来没有品尝过哪怕一丝人生的甜。为啥?用祥子的话来说“在这个没有公道的世界里”“一个车夫的终生的气运是包括在两个字里——倒霉”。

     祥子也曾有过美好的人生理想,他想拥有一辆属于自己的人力车。苦干了四年,22岁的祥子买到了第一辆车,可偏偏遇到军阀混战,他的车成了大兵们的战利品。第一次的不幸并没有摧垮祥子的意志,他再次赁车,又一次走上了和命运抗争的路。他去吝啬的杨家拉包月,杨家的太太们个个都像吸人血的魔兽,只想榨干他身上的每一滴血;他去曹宅当车夫,可曹先生被人诬告,他竟被无赖孙侦探榨去了买车全部积蓄。和命运抗争的第二回合他又败下阵来。他努力了,可努力有用吗?任凭他怎样地要强都无济于事,谁让他只是个拉车的!拉车的人只有一条命,“要立在人间的最低处,等着一切人一切法一切困苦的击打”。虽然妻子虎妞手中“体己的钱”让祥子拥有了自己的人力车,但这车很快就被卖了,因为虎妞和腹中的胎儿一起死了,祥子只能卖车换来安葬亲人的钱。

     你可能会在同情祥子之时替他惋惜,你会设想,也许下一次祥子就会在与命运的抗争中实现自己的人生目标。其实,无论祥子买上车,还是买不上车,结局都是一样地悲惨。你看看那有自己车的老马爷孙俩儿和二强子,还不照样是挨饿的依旧挨饿,穷困的依旧穷困,病死的依旧病死。

这样一个吃人的社会,穷人除了被吞噬掉,哪还有第二条路可选!

没有爱情的婚姻

    祥子几乎是被人推着走进婚姻的。虎妞无休止的纠缠,刘四爷知道“恋情”后与女儿绝交,让祥子好像成为她父女之间战争的导火线。善良的祥子似乎只能选择结婚来补偿虎妞的损失,因为“表面上她是为祥子牺牲的”。可祥子压根儿就不是什么肇事者,他才是真正的受害者,是虎妞的引诱让他背上了行为不端的名声。整个谈婚论嫁的过程,没有人听听祥子的想法,也没有时间让他听听自己的真实想法,一切都是虎妞说了算。虎妞出钱找房,虎妞布置新房,虎妞自置嫁妆,他只需麻木地听从虎妞的指挥,像一个乖巧的学生犯了错,怀着内疚任凭老师的处置一样。于是就这样,他不爱虎妞却稀里糊涂娶了虎妞。祥子的软弱和隐忍,注定了这个婚姻的不幸。其实,有时候坚定地说“不”,更是对他人负责的一种表现。

     婚后的祥子简直成了上帝的弃儿,幸福从此与他无缘。在他想方设法靠拉车积攒些钱的时候,虎妞却流水般地大把花钱;在他想成为爸爸的时候,妻子连同腹中的孩子一起离开了人世;在他拼尽全力终于拥有了一辆自己的人力车的时候,又为了安葬亲人而贱卖了自己谋生的工具。

祥子的婚姻就这样在悲伤中开始,又在悲伤中结束。

没有结果的爱情

最终让祥子走向沉沦与堕落的,是小福子的死。

     祥子是喜欢小福子的,虽然小福子赚钱的本事不那么光彩。但小福子是被逼的,有那么个醉鬼父亲,有那么两个拖累她的弟弟,一家人都指望着她贱卖自己的身体来吃饱肚子,这一切祥子是知晓的。小福子能洗能做,要强勤俭,真心待人,最重要的是有羞耻之心,这一切都是祥子喜欢的。可祥子没法娶她,即使爱她,也没法娶她,因为“爱与不爱,穷人得在金钱上决定,‘情种’只生在大富人家”。祥子负担不起她背后的那一大家子!是曹先生帮犹豫中的祥子拿了主意,曹先生答应祥子和小福子一起去他家当佣工,祥子对生活的希望再一次被点燃。可不堪忍受凌辱的小福子上吊自尽了,祥子晚了一步。小福子的死让祥子丧失了对生活所有的企望和信心,他抽烟、喝酒、赌博、耍无赖,变成了一个行尸走肉般的人。那个朴实的乡下少年永远不见了……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(二) 虎妞

     虎妞是小说中的一个重要人物。她是“人和车厂”刘四爷的女儿,长得虎头虎脑,因此吓住了男人。虽然帮助父亲办事是把好手,可她擅玩心计、粗俗刁泼,所以没人敢娶她作太太。她骗祥子和她结了婚,最终由于自己好吃懒做引起难产而死去了。

专断背后是真爱 

     在虎妞眼中,祥子是她“最理想的意中人”。

     祥子和一般的车夫有太多的不同:他没有车夫们的懒散,他有的是手脚的勤快——“在车厂子里,他不闲着,把汗一落下去,他就找点事儿做。他去擦车,打气,晒雨布,抹油……用不着谁支使,他自己愿意干,干得高高兴兴”;他没有车夫们的抱怨和咒骂,他有的是一团和气,即使是对霸气泼辣的虎妞,祥子也总是静静地倾听;他没有车夫们的堕落,他有的是节俭,小心地积攒血汗钱准备买一辆属于自己的车。

     虎妞爱祥子,就是爱他的老实勤快、年轻和聪明。祥子身上特有的朝气、活力和他对生活美好的憧憬,这一切深深吸引了虎妞。一个精明强干的猎手,绝对不会放过即将到手的肥美猎物,祥子于是成了虎妞捕获的对象。虎妞没有按常规的招数出牌,她要不择手段地赢取胜利。她引诱祥子,诈称怀孕,趁乱出钱出力筹办了自己和祥子的婚礼。祥子终究成为虎妞的囊中之物! 

     婚后的虎妞既是魔鬼,又是天使。她从肉体和精神上折磨着祥子。她反对祥子去拉车,这可不是心疼祥子,而是嫌他整日里一身臭汗,脏了她的床!不仅如此,她反复伤害祥子的自尊,不断地叫嚣:“你娶老婆,可是我花的钱,你没往外掏一个小钱。想想吧,咱俩是谁该听谁的。”瞧瞧,这哪像是贤惠的妻子该讲的话!虎妞好吃懒做、贪图享受,这对于一个车夫的家庭真是致命!但不管怎样,她对祥子是真心的,每次祥子回家,她总是把家收拾得干干净净,也总是变着法子给祥子做美食吃。看来,专断的背后也还是有一份真爱吧!

施予背后是索取 

     小福子是那样不幸,她的遭遇令所有人同情。生活在毫无公道可言的社会,有个醉鬼的爸爸,两个未成年的弟弟,生活的重担没有任何悬念地落在了她的身上。一个年轻的女子靠什么能换回一家人所需的米面?只能卖身!小福子先是被父亲卖给了军官,后来又遭抛弃,只得出卖肉体。她几乎没有什么朋友,可巧虎妞偏偏喜欢她。虎妞给小福子买零食,和小福子聊天,“她们很快就成了密友”。事情真要是如此简单就好了,至少在寒冷的冬天让我们手捧《骆驼祥子》时,还能感到一丝的暖意。但“事与愿违”才是生活的常态,让我们透过现象去看看本质吧。施予的背后是索取,小恩小惠的真实目的,就是虎妞想找回一个女人失去的“幸福”。虎妞想从小福子那儿得知她所经历的一切。于是她一次次让小福子讲述那不幸的往事,虽然在小福子“这是蹂躏”,可在虎妞“这是些享受”。虎妞就这样心安理得、冷漠麻木地“享受”着另一个卑微女子的不幸与痛苦!

悲剧背后是贪欲 

    海洋里有一些不同种类的动物会结成一种很亲密的关系,这些动物彼此依靠,互相满足各自的生存所需。虎妇和父亲刘四爷就是这样的关系。在祥子没出现之前,“刘四爷打外,虎妞打内,父女把‘人和车厂’治理得如铁桶一般。”“‘人和车厂’成了洋车界的权威,刘家父女的办法常常在车夫与车主的口上,如读书人的引经据典。”可是这样的合作是有前提的,虎妞必须放弃对幸福的追求——不能结婚,不能有自己的家。普天之下哪有父亲不希望自己女儿幸福的?可刘四爷真就是这么一个例外,因为在他心中金钱实在比女儿重要得多。虎妞可以结婚,但只能“往高里走”,如果找个“臭拉车的”,家产就全部落到外姓人的手里,自己辛苦多年白白给别人做了嫁衣,在他是绝不允许发生的。于是,刘四爷为了那生不能带来、死不能带走的钱,白白耽误了女儿大好的青春。

虎妞在祥子和父亲的取舍中,毅然决然地离开了父亲,寻找属于自己的幸福。可当日子归于平静时,虎妞想起了父亲,更想起了那难以舍弃的家产。她处心积虑地希望通过认错,能和父亲冰释前嫌。可是她万万没有想到,刘四爷压根儿就不会原谅她,女儿的“背叛”对他是致命的打击。

结果怎样?共生的动物若是相互离开,就只能招致死亡。虎妞因无钱请大夫难产死了,刘四爷成了连女儿坟都不知在哪里的孤独老人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(三)刘四爷

刘四爷是小说的女主人公虎妞的父亲,人和车厂的老板。为了自己的生意,他耽误了女儿的青春,女儿想和祥子结婚又遭到他的拒绝。最后和女儿闹翻,一个人寂寞、凄凉地过着日子。

爱自个儿胜于爱女儿的父亲

    法国哲学家蒙田说过:“任何经验都是有瑕疵的。”如果你带着父爱如山的经验去读《骆驼祥子》中的刘四爷,你会觉得这话说得千真万确。

刘四爷似乎是爱他唯一的亲生女儿——虎妞的。他把人和车厂的内务全交给了虎妞,这难道不是一种由爱而衍生出的信任?他为了不惹女儿生气,忍气吞声将祥子留在厂里,这难道不是爱屋及乌的尊重?可咱真不能揣着明白装糊涂,他爱虎妞吗?他真爱自己的亲生女儿吗?他那样爱叫真爱吗?琢磨半天,我们分明从外包装袋上写着“爱”的小食品中品出了苦涩的味道。他呀!这个当过库兵、设过赌场、买卖过人口、抢过良家妇女、打过群架的刘四爷,最爱的是——他自己!虎妞其实只是一位特殊的雇工。在精明强干的刘四爷心中,“虎妞是这么有用,他实在不愿她出嫁”。虎妞巧管账,善打理,生活也极为俭朴—一“她总是布衣布裤”,这对于视钱如命的刘四爷来说,简直太重要了。就冲这几点他能不爱虎妞吗?可是爱一旦附加条件,这样的爱也就离恨不远了。虎妞的出嫁让他自己亲手把慈父的假面具撕了个粉碎。虎妞要嫁给“臭拉车”的祥子,刘四爷是绝对不允许的。“臭拉车”臭在不名一文,臭在以他刘四爷看来是想倾吞家产——“一个乡下脑袋连女儿带产业全搬了走”,这是要他这条老命,“没那个便宜事儿”!想让刘四爷花钱,想让他把产业给唯一的女儿,那简直是痴心妄想。刘四爷心中钱最亲,他要留着钱给自己花,他和自己个儿最亲!

爱车胜于爱人的老板

      开办车厂的刘四爷,用今天的时髦话说,是个私企老板。不过,他全然没有今天企业家那点长远的眼光,更谈不上什么营造企业文化,讲究团结协作精神,他充其量只能算是个旧式的雇主。

他与人和车厂的雇工们只是雇佣与被雇佣的关系。雇工们只要交出车份儿钱,什么事都好说。谁家有急事,“只须告诉他一声,他不含糊,水里火里他都热心的帮忙”。但是您要是交不出车份儿钱,他翻脸比翻书还快,“他扣下铺盖,把人当个破水壶似的扔出门外”。甭跟他提什么恻隐之心,就连曾颇受他优待的祥子也一样,更别说其他雇工了。祥子每天只知道拉车,不能免费替他扫地、擦车、打气、晒雨布,他就只想把祥子撵出去。这是为何?他心疼车呀!祥子的苦命,祥子的拼命,祥子的挣命,他都熟视无睹,他只对他的车感兴趣。他怕“若是人人都像祥子这样死啃,一辆车至少也得早坏半年”。看来呀,刘四爷的最大心愿是少跑车多交份钱,也许最好是不跑车多交车儿份钱。车贵人贱,这就是刘四爷的“经营理念”。

爱金钱胜过爱情感的家伙

     刘四爷绝对不是一个成功的导演,他竟然将自己六十九岁的生日宴会“拍”成一个闹剧,一个悲剧。

     其实生日宴会准备得还算精心,刘四爷为了这个庆九的生日热闹气派,那也是下了一番工夫的:搭暖棚,借留声机,点煤气灯,就连他自己喜爱的押宝也被“改良”成了象征文明和高雅的麻将。除此之外,老头儿还给亲友们准备了丰盛的饭菜:三个海碗、六个冷荤、六个炒菜,四大碗,一个锅子。老头容易吗?生日的哪一项不需要花钱,那么爱钱的刘四爷竟如此破费,图啥?还不是图个脸面!唉,要是真的只图脸面,问题就简单多了!

     刘四爷的不痛快是在得知亲朋好友上礼金的数目之后。礼钱上得可真少,看着可怜的块儿八毛钱,精明了一世的刘四爷突然有种被骗被坑的感觉。用他自己的话说:“三个海碗的席吃着,就出一毛钱的人情?这简直是把老头子当冤大脑袋!”“教一群猴儿王八蛋给吃了!”诸位,好好看看吧,其实许多愤怒都是源于心里的不平衡。生日是刘四爷您自个儿要过的,亲戚朋友是您请的,酒宴是您让摆的,没有人逼着让您破费,到末了,您却觉得被坑了。您自个儿说说,您办生日到底图个啥?还是读者朋友们聪明,图啥,他呀,不仅图个脸面,还图礼金——钱!这老头他怎么就不明白,人生一世,有些东西远比孔方兄可爱多了,重要多了。

 

五、艺术成就:
   1)、结构紧凑,落笔谨严。作品以祥子的三起三落为发展线索,以他和虎妞的爱情纠葛为中心,两相交织,单纯中略有错综,既通过祥子与周围人的关系,把笔触伸向更广大的不同阶级、不同家庭的生活面貌,真实地反映了社会的黑暗景象,又借此自然地揭示了祥子悲剧的必然性与社会意义。

     2)、丰富、多变、细腻的心理描写通过以下方面来表现: 
       
祥子的个性沉默、坚韧乃至木讷,心理描写就补充了祥子不善言语的个性,以动作、情状写心理,从语言方面写心理,通过作者直接的剖析,托出祥子心理的变化,通过别人的眼睛观察祥子的心理,借助祥子眼中景物的变化来衬托心理。
     
3)、鲜明突出的京味儿,对北京的风俗民情、地理风貌、自然景物的描写。祥子及其周围各种人物的描写,置于一个老舍所熟悉的北平下层社会中,虎妞筹备婚礼的民俗的交代,北平景物的情景交融的描写到祥子拉车路线的详细叙述,都使小说透出北平特有的地方色彩。在烈日与暴雨下拉车的祥子,对瞬息间变化莫测的大自然的感受,既切合北平的自然地理情况,又与祥子这个特定人物的身份相一致 
      “
京味儿还强烈地体现在小说的语言上提炼了北京口语,生动鲜明地描绘北京的自然景物和社会风情,准确传神地刻画北平下层社会民众的言谈心理,简洁朴实、自然明快的人物语言,都是个性化的;叙述语言也多用精确流畅的北京口语

 

六、精彩片段欣赏:

【精彩片段一】
     他的身量与筋肉都发展到年岁前边去;二十来岁,他已经很大很高,虽然肢体还没被年月铸成一定的格局,可是已经像个成人了——一个脸上身上都带出天真淘气的样子的大人。看着那高等的车夫,他计划着怎样杀进他的腰〔杀进腰〕把腰部勒得细一些。〔一边儿〕即同样的。去,好更显出他的铁扇面似的胸,与直硬的背;扭头看看自己的肩,多么宽,多么威严!杀好了腰,再穿上肥腿的白裤,裤脚用鸡肠子带儿系住,露出那对出号的大脚!是的,他无疑的可以成为最出色的车夫;傻子似的他自己笑了。
     
他没有什么模样,使他可爱的是脸上的精神。头不很大,圆眼,肉鼻子,两条眉很短很粗,头上永远剃得发亮。腮上没有多余的肉,脖子可是几乎与头一边儿粗;脸上永远红扑扑的,特别亮的是颧骨与右耳之间一块不小的疤——小时候在树下睡觉,被驴啃了一口。他不甚注意他的模样,他爱自己的脸正如同他爱自己的身体,都那么结实硬棒;他把脸仿佛算在四肢之内,只要硬棒就好。是的,到城里以后,他还能头朝下,倒着立半天。这样立着,他觉得,他就很像一棵树,上下没有一个地方不挺脱的。
     
他确乎有点像一棵树,坚壮,沉默,而又有生气。他有自己的打算,有些心眼,但不好向别人讲论。在洋车夫里,个人的委屈与困难是公众的话料,车口儿上,小茶馆中,大杂院里,每人报告着形容着或吵嚷着自己的事,而后这些事成为大家的财产,像民歌似的由一处传到一处。祥子是乡下人,口齿没有城里人那么灵便;设若口齿灵利是出于天才,他天生来的不愿多说话,所以也不愿学着城里人的贫嘴恶舌。他的事他知道,不喜欢和别人讨论。因为嘴常闲着,所以他有工夫去思想,他的眼仿佛是老看着自己的心。只要他的主意打定,他便随着心中所开的那条路儿走;假若走不通的话,他能一两天不出一声,咬着牙,好似咬着自己的心!
     
他决定去拉车,就拉车去了。赁了辆破车,他先练练腿。第一天没拉着什么钱。第二天的生意不错,可是躺了两天,他的脚脖子肿得像两条瓠子似的,再也抬不起来。他忍受着,不管是怎样的疼痛。他知道这是不可避免的事,这是拉车必须经过的一关。非过了这一关,他不能放胆的去跑。
     
脚好了之后,他敢跑了。这使他非常的痛快,因为别的没有什么可怕的了:地名他很熟习,即使有时候绕点远也没大关系,好在自己有的是力气。拉车的方法,以他干过的那些推,拉,扛,挑的经验来领会,也不算十分难。况且他有他的主意:多留神,少争胜,大概总不会出了毛病。至于讲价争座,他的嘴慢气盛,弄不过那些老油子们。知道这个短处,他干脆不大到车口儿上去;哪里没车,他放在哪里。在这僻静的地点,他可以从容的讲价,而且有时候不肯要价,只说声:坐上吧,瞧着给!”他的样子是那么诚实,脸上是那么简单可爱,人们好像只好信任他,不敢想这个傻大个子是会敲人的。即使人们疑心,也只能怀疑他是新到城里来的乡下老儿,大概不认识路,所以讲不出价钱来。以至人们问到:认识呀?”他就又像装傻,又像耍俏的那么一笑,使人们不知怎样才好。
     
两三个星期的工夫,他把腿溜出来了。他晓得自己的跑法很好看。跑法是车夫的能力与资格的证据。那撇着脚,像一对蒲扇在地上扇乎的,无疑的是刚由乡间上来的新手。那头低得很深,双脚蹭地,跑和走的速度差不多,而颇有跑的表示的,是那些五十岁以上的老者们。那经验十足而没什么力气的却另有一种方法;胸向内含,度数很深;腿抬得很高;一走一探头;这样,他们就带出跑得很用力的样子,而在事实上一点也不比别人快;他们仗着作派去维持自己的尊严。祥子当然决不采取这几种姿态。他的腿长步大,腰里非常的稳,跑起来没有多少响声,步步都有些伸缩,车把不动,使座儿觉到安全,舒服。说站住,不论在跑得多么快的时候,大脚在地上轻蹭两蹭,就站住了;他的力气似乎能达到车的各部分。脊背微俯,双手松松拢住车把,他活动,利落,准确;看不出急促而跑得很快,快而没有危险。就是在拉包车的里面,这也得算很名贵的。


   
【点评】这一段人物描写,从装束、体态、身段,到靠力气吃饭的人所引以自豪的体能、体力以及品性人格都写得很精彩,把一个活生生的祥子呈现在我们面前。作者大声地赞美他——他的健壮、朴实、充满生气,让我们与作者一同欣赏这个旧中国的北京人力车夫吧!
  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【精彩片段二】
  
 1)街上的柳树,像病了似的,叶子挂着层灰土在枝上打着卷;枝条一动也懒得动的,无精打采的低垂着。马路上一个水点也没有,干巴巴的发着些白光。便道上尘土飞起多高,与天上的灰气联接起来,结成一片毒恶的灰沙阵,烫着行人的脸。处处干燥,处处烫手,处处憋闷,整个的老城像烧透的砖窑,使人喘不出气。狗趴在地上吐出红舌头,骡马的鼻孔张得特别的大,小贩们不敢吆喝,柏油路化开;甚至于铺户门前的铜牌也好像要被晒化。街上异常的清静,只有铜铁铺里发出使人焦躁的一些单调的丁丁当当。拉车的人们,明知不活动便没有饭吃,也懒得去张罗买卖:有的把车放在有些阴凉的地方,支起车棚,坐在车上打盹;有的钻进小茶馆去喝茶;有的根本没拉出车来,而来到街上看看,看看有没有出车的可能。那些拉着买卖的,即使是最漂亮的小伙子,也居然甘于丢脸,不敢再跑,只低着头慢慢的走。每一个井台都成了他们的救星,不管刚拉了几步,见井就奔过去;赶不上新汲的水,便和驴马们同在水槽里灌一大气。还有的,因为中了暑,或是发痧,走着走着,一头栽在地上,永不起来。
     
2 )连祥子都有些胆怯了!拉着空车走了几步,他觉出由脸到脚都被热气围着,连手背上都流了汗。可是,见了座儿,他还想拉,以为跑起来也许倒能有点风。他拉上了个买卖,把车拉起来,他才晓得天气的厉害已经到了不允许任何人工作的程度。一跑,便喘不过气来,而且嘴唇发焦,明知心里不渴,也见水就想喝。不跑呢,那毒花花的太阳把手和脊背都要晒裂。好歹的拉到了地方,他的裤褂全裹在了身上。拿起芭蕉扇扇扇,没用,风是热的。他已经不知喝了几气凉水,可是又跑到茶馆去。两壶热茶喝下去,他心里安静了些。茶由口中进去,汗马上由身上出来,好像身上已是空膛的,不会再藏储一点水分。他不敢再动了。
   
3)坐了好久,他心中腻烦了。既不敢出去,又没事可作,他觉得天气仿佛成心跟他过不去。不,他不能服软。他拉车不止一天了,夏天这也不是头一遭,他不能就这么白白的一天。想出去,可是腿真懒得动,身上非常的软,好像洗澡没洗痛快那样,汗虽出了不少,而心里还不畅快。又坐了会儿,他再也坐不住了,反正坐着也是出汗,不如爽性出去试试。
  
4)一出来,才晓得自己的错误。天上那层灰气已散,不甚憋闷了,可是阳光也更厉害了许多:没人敢抬头看太阳在哪里,只觉得到处都闪眼,空中,屋顶上,墙壁上,地上,都白亮亮的,白里透着点红;由上至下整个的像一面极大的火镜,每一条光都像火镜的焦点,晒得东西要发火。在这个白光里,每一个颜色都刺目,每一个声响都难听,每一种气味都混含着由地上蒸发出来的腥臭。街上仿佛已没了人,道路好像忽然加宽了许多,空旷而没有一点凉气,白花花的令人害怕。祥子不知怎么是好了,低着头,拉着车,极慢的往前走,没有主意,没有目的,昏昏沉沉的,身上挂着一层粘汗,发着馊臭的味儿。走了会儿,脚心和鞋袜粘在一块,好像踩着块湿泥,非常的难过。本来不想再喝水,可是见了井不由的又过去灌了一气,不为解渴,似乎专为享受井水那点凉气,由口腔到胃中,忽然凉了一下,身上的毛孔猛的一收缩,打个冷战,非常舒服。喝完,他连连的打嗝,水要往上漾!
     
5)走一会儿,坐一会儿,他始终懒得张罗买卖。一直到了正午,他还觉不出饿来。想去照例的吃点什么,看见食物就要恶心。胃里差不多装满了各样的水,有时候里面会轻轻的响,像骡马似的喝完水肚子里光光光的响动。
    
6)拿冬与夏相比,祥子总以为冬天更可怕。他没想到过夏天这么难受。在城里过了不止一夏了,他不记得这么热过。是天气比往年热呢,还是自己的身体虚呢?这么一想,他忽然的不那么昏昏沉沉的了,心中仿佛凉了一下。自己的身体,是的,自己的身体不行了!他害了怕,可是没办法。他没法赶走虎妞,他将要变成二强子,变成那回遇见的那个高个子,变成小马儿的祖父。祥子完了!
   

【点评】这里所写的是祥子在烈日下拉车的情景,细腻逼真,令人感同身受。叙述和比喻生动形象,有力地烘托出祥子拉车生活的艰辛和遭遇的悲惨。阅读时要注意体会。

【探究思考】
1、读1—2节:作者是怎样描写烈日的?从哪些角度运用了哪些方法?

明确:①先总写:“发了狂”、“下了火”“憋气”——赤日炎炎、热到极限、无法忍受;

②再细写:A、街上的柳树B、马路上C、便道 D、狗E、骡子F、小贩们G、柏油路H、拉车的——侧面烘托。

运用白描、拟人、排比、比喻、夸张,写烈日下拉车艰苦危险。

2、读3—5节:作者是怎样着意刻画祥子的矛盾心情的?文中抓住哪一细节刻画祥子在烈日下为生活煎熬?

明确:A、痛苦与矛盾,饱含着多少辛酸与无奈,承受着多少痛苦;文中以夸张的语言,贴切传神的写出人们在炎热天气的感受。

B、从空中”“屋顶”“墙壁”“地上”“从上至下着力写阳光暴烈;烈日的威力无处不在,祥子心理畏缩与烦躁。

C、从视觉、听觉、嗅觉三方面重点写阳光的声、色、味,突出祥子在死亡线上为生活而卖命。

七、《骆驼祥子》是老舍自己最钟爱的作品。书名中“祥子”前加上“骆驼”,对此你是怎样理解的,请简述。

答案:一天夜里,远处响起了炮声,军营一遍混乱,祥子趁势混出了军营,并且顺手牵走了部队丢下的3匹骆驼。天亮时,他来到一个村子,仅以35元大洋就把3匹骆驼卖给了一个老头儿。在和他一样的阶级的拉车夫看来,祥子意外的弄来几匹骆驼,就是发了邪财!在他们看来,发邪财是因为有福星照着,所以以前叫他祥子的,都改成骆驼祥子,表示尊重,人云亦云的就被称为“骆驼祥子”。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62)| 评论(0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